壹银

今年的壹个银依旧在努力点亮自割技能

沉迷 爱客 爱 客 无法自拔

兼一同学的OK绷 夏兼龙

微博 @壹银OK绷

聚会时还是要少喝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预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篇发生的背景时间为2011年,有部分女友相关情节,请注意闪避!

一切皆为同人二设,与现实有出入的地方属正常现象>v<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一篇依旧是和 @于微 太太一起做题时,做出来的脑洞。

本打算写成篇800字议论文圆圆脑洞就交卷,连题目都没取【此处扣一分】,万万没想到最后会爆肝。


*那么,请路过的诸位吃我一记小刀刀!


       宋明被刘浩叫出来的时候还在家里自哀自叹。

       难得平安夜在周末,自己又不用加班。然而女友出差在外,结果还是孤单、可怜、哎。

       一接电话,他顿时觉得自己似乎总比这个跟罗宏明一起守了好几年圣诞节,今年被抛弃的兄弟要强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刘浩是当年他们宿舍最风骚的男人,大一来时就有的女朋友,在恋爱经验上可以说是侃侃而谈。可后来和他女友分了之后,变得好像懒得再谈了,整天就和他们这些兄弟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害得宋明在当年“谁最先脱团”这个赌约上的输个精光。好在,在“谁最后脱团”上赢回了本金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刘浩依旧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,惹得不少女孩心思暗动。

       可惜这个受欢迎的男人居然被敏民这小子丢在家里孤苦伶仃过节,他宋明若不出来见见刘浩,那就错过了一个嘲笑他的好机会。

 

       宋明来到酒吧时,王琮和刘浩已经叫上小酒小零食喝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“哟,不陪熊嫂啊?”宋明故意挤兑。

      “她陪她闺蜜去了。”王琮说:“我陪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“啧,就你,还陪谁?我是看你们两个在群里哀叹得可怜才把你们喊来的,要不然我自己也能喝。”

      “行行行行行,浩哥谢谢啊!”王琮懒得和他啰嗦,反正总说不赢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说实话,他俩还真有“陪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毕竟和刘浩同住的罗宏明终于在工作之后顺利解决感情问题,反而这位桃花运极旺的男人被留在了家里。虽然大家都替罗宏明高兴,但想想刘浩就莫名觉得可怜,可怜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便一左一右地在刘浩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工作几年,也不缺这个钱。小酒小菜叫得很足,三位老友一边喝一边聊,就聊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所以他今天出门的时候还穿着那件旧衣服去和妹子约会?”

      “别提了,要不是我把他揪回来换衣服搞造型……我保证今晚他就补过光棍节。”刘浩喝得有些醉了,说话变得不大连贯。

       王琮宋明两人感慨万千,刘浩和罗宏明的关系好得跟俩吸铁石似的,只要他两在一起,就没一个人能插在他们中间。罗宏明经常懒得做决定,就跟在刘浩后面选择:“浩哥说得对”、“我听浩哥的”。他们还笑话他是刘浩的小跟屁虫,大家的小搅屎棍。然而刘浩也喜欢罗宏明跟着他,要是哪天罗宏明犹豫了,他还要动手把人拉上。

       谁知道突然有天,罗宏明真的不跟着了。他答应了现在这个女朋友的表白,转身成了现充。

       反而是刘浩孑然一身地被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养了几年的奶猫突然离家出走找真爱了都有点舍不得,何况是跑掉的是跟在后面“浩哥浩哥”几年的罗宏明呢?

      “哎!别提敏民那见色忘友的现充,回头灌他几瓶!”他们半是开玩笑地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脱团那天大家都有聚在一起吃过饭,也和那妹子在网上有过互动,是个开朗的姑娘。她能喜欢上总是闷闷的罗宏明,大家打心底地替罗宏明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他就是需要一个开朗的人带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意义不明地笑了一下:“也不怪他。是我怂恿他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人顿时八卦之魂熊熊燃烧,他们并不大清楚罗宏明脱团的过程。只知道这个妹子一直在追他,然后他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比较意外,也不算太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不意外的是罗宏明是被动的一方。毕竟他真不是追人的料,要是他追哪个姑娘,怕人家孩子都打酱油了,他的表白都还没出口。所以只有被追,他才有脱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意外的是,他被追也不是一次两次,其中也不乏有让他有好感的女孩。但他咕哝了好一阵也没点头。而这次,他居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原来搞半天,还是有刘浩在后面做推手。

       这不还是个跟屁虫吗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“啧啧啧,你就该让这小子单身,让他陪你过这节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接触过的女孩太少了,越到后面,就越容易故步自封……”刘浩低声说,然后玩着酒瓶居然玩出了神。

       王琮宋明又颇为感慨地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哥们儿当到这份上,都快成妈了。

      “他俩要成了,你都不用送红包,他没给你个大月老包就不错了。哎,到时候伴郎还要帮新郎过关,可得靠你的美人计迷倒对面的伴娘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么一说,敏民还得再给你个辛苦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人哈哈哈地笑一阵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也跟着笑了一下:“得了吧,要不要当他伴郎我还没想好呢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你是怕伴娘闹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总觉得话题迷之沉重,两位“陪酒”匆匆忙忙转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被陪的那个就一边喝酒一边应和两声。几旬酒过,大家的醉意更明显了,说的话题变得偏激起来。以往把持身份懒得去怼的傻逼这一刻被拉出来溜了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王琮宋明互相吐槽了个爽,舒爽地靠在椅背上,回头看刘浩,人安安静静喝着闷酒。王琮笑着踢了踢这个装深沉的人:“哟,看来我们浩哥在工作上也照样怼天怼地怼了个遍啊,都没什么要发泄的?”

      “有,有啊。”刘浩的声调表示他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刚才安安静静的,两人也没察觉。这时一醉,哟呵,此时不挖点黑历史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立马凑近准备听他嚼舌根。

      “就,就罗宏明那女朋友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两人意义不明地对视一眼:还以为这小子多圣母呢,敢情内心深处对罗宏明脱团的事十分怨念。

      “咋了,觉得她抢你家敏民了?”突然腐起来的宋明调笑道。

      “啧,抢?她抢得过么她。是,是我让她的。”这一说,刘浩的话匣子便如决堤的水,倾泻而出:

      “要不是……罗宏明会和她在一起?她,我承认她是个好女孩儿,但,我好好把罗宏明交给她,不是让她……我就是想,他这么笨这么懒,遇见个有好感的都不去和人谈恋爱。但我知道,他心里还是想有个姑娘好好和他在一起……要不然,要不然我养得好好的,干嘛要让给她?结果她只想要罗宏明多陪她,多理她,不陪不理就生气。罗宏明也很累的,累得要死要活还要打起精神来哄她,真是……真是CTM的!”

       说到生气处,刘浩便一拍桌子,把两个连连安慰的人吓了一跳,酒都醒了半截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又一次默默感慨浩哥的无私奉献。

       宋明便想:都这样了,搁二次元里你们早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就算不在一起,腐女们都要呼吁你们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“哎呀,小女生嘛,都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最重视自己了。这样子,说明她很喜欢敏民啊。”王琮劝道。

      “艹,喜欢就是折腾他?我当初让他答应,就是希望有个女孩能好好照顾他,别让他半路就死了。”刘浩气愤地说:“既然她只会让罗宏明烦心,不如让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本在给刘浩抚背消消气的宋明好似听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他快速冲王琮那看了一眼,只见亦是很懂的王琮也递过来一个非常震惊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“呃”了几下,赶紧打哈哈道:“哈哈哈哈对对对,还是浩哥你最强最温柔最体贴。”

      “到时候别是妹子过不了你这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刘浩沉默半晌,猛地又灌一大口酒。靠在椅背上,闷闷道:“得了,这些话你们也别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现在和妹子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又加了一句,便继续开始喝酒听八卦,偶尔接上一句,同两人一起吐槽世界吐槽行业吐槽傻逼。

       王琮宋明两人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总之就是不断找各种话题,努力避开一切感情相关。叽里呱啦半天,回头一看,刘浩醉得快睡着了。正好时间太晚,两人揉揉自己有些说哑了的喉咙,决定今天的酒会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如何安排刘浩的去处成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刘浩和罗宏明的住处地址,也知道他的钥匙在哪。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在他俩都听了疑似出柜的宣言后,对这人回去的状态非常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根据大学四年的经验,以往刘浩喝醉,挪回宿舍后就爱扯着嗓子找罗宏明。罗宏明一向比较乖,很少喝酒,更不会喝醉,所以他就担起了照顾醉酒的刘浩的责任。照顾惯了,大家一把刘浩送回去,就习惯性帮着他把罗宏明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这样……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让他再找罗宏明了。万一两人照顾照顾,刘浩说漏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想想就觉得可怕,想想就觉得友尽的flag就在不远处招手。

      “正好我女朋友出差,我把他带回去吧。”宋明提议。

  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王琮听了刘浩的剖白,实在有些静不下心。

      “你们要散啦?那,那我回家啦。”本来醉得摇头晃脑的刘浩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去我家,我们,我们还要再喝一轮呢。”宋明连忙拦住。

      “嘁,不就女朋友出差吗,至于这么寂寞?我不陪你们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明天周日休息,你回去干啥,走走走走,我们去宋明家再来一局。”王琮也来拉他。

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回去……我回去……打LOL,不对,工作呀。”

      “工作你妹啊,节假日工作老板又不给你加班费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总之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醉酒的刘浩力气特别大,回家的意念也特别强盛,拉不住。

      “别拦我……猫还没喂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走,我们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想想还是让猫饿肚子比较惨,大不了他乱嚷嚷的时候他们舍命陪君子,跟着乱打哈哈好了。


       两人扶着刘浩到家,生怕他趴在门上就锤门喊罗宏明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他特别贴心地嘘了一声,低声嘟囔:“别吵,太,太晚了。别吵到……大家睡觉。”然后开始乱摸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一阵乖巧点头,心里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开门的那一刻,两人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。黑漆漆的一片,摆明了是家里没人。

       却不知为何,突然又有点小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居然不在家。那个大学都鲜少在外留宿的罗宏明,居然这个点了,还不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他俩扶着刘浩进去,猫主子听到动静过来围着自家醉醺醺的铲屎官绕圈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晕晕乎乎往卫生间边走边安排道:“你们,你们自己安排,罗宏明不在你们就睡他那。我先去吐一会,你们帮我喂下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王琮和宋明又互相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到底是醉着的,还是没醉?怎么思维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还没想出来,就看刘浩在卫生间门前蹲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还没等人过去扶,刘浩便自己支着墙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关上门。

       吐得呜哩哇啦。

       等把刘浩弄上床时,天都快要蒙蒙亮了。心累的王琮宋明也就将就罗宏明那小床躺下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一个也没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谁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睡不着?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睡得着才有鬼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今天应该是我们见过的最乖最安静的醉酒ver.刘浩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等他们喂了猫出来时,刘浩已经就着衣服在那里冲洗各种秽物,顺带把自己也洗了一通。他们给他换衣服的时候也听话得要命,也没哼出他们特别担心的那个名字。头发弄干就乖乖地窝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“呵,他每一次醉酒闹的那个动静哟,没敏民谁都压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谈到罗宏明,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是的,敏民不在,他就不消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又安静了一会。

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咋办?”

      “还能咋办。既然浩哥不想让敏民知道,我们就假装没听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但真要装没听到,看刘浩待罗宏明的样子,他们又突然有点替刘浩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“哎……啧,真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“也没这么想不到吧,我看你接受这个设定也接受得蛮快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毕竟大学时候他就对他那么好。两人过来了,关系只有更好。突然想想,我搬出来不就是觉得他俩腻味嘛。”

      “死给。”

      “死给。”

       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  “妈的,他不闹腾,我都觉得这酒醉得没个结果。搞得我都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“对对对,仪式感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刘浩不喊名字不到处找人,我都觉得他没醉。”

      “对对对,喊名字都成醉酒标配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人心有不甘地相互吐槽了几下,渐渐睡意涌来。















 

       刘浩醒来时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喝醉了,还不止喝醉了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当时,一直压在心底的那句话刚一出口,心脏就猛地紧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随即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抬眼快速瞟了下两位陪喝的兄弟,两人果真一脸尴尬,眼神互飞,完全没发现他的酒醒。见两人忙着假装一副我们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,就知道稳了,立马放宽心地继续喝闷酒。

       几旬酒过,刘浩又一次喝醉。本来两人打算拉去宋明的家去将就一下,而他的头脑却变得清醒起来,他想起猫没喂。

       他还在想罗宏明是不是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看两人一脸如临大敌非常警惕地扶着他到门口,路不熟,搞得动静有点儿大。他就忙说小声点,这个点大家该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都该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罗宏明并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看着黑幽幽的房间,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只在吐过之后,便自己挣扎着去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但……旁边这个毛绒绒的脑袋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刘浩沉默地躺着,看向旁边睡得死熟的罗宏明。

       冷静冷静冷静,首先他……罗宏明怎么会在他的床上?

       他可从意识里就在反复提醒自己回家后别再提罗宏明的半点事,怎么……怎么?难,难道他酒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刘浩迅速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嗯,是完整的。反倒是睡衣都没换,趴在旁边睡得喷香的某人衣服搞得皱兮兮的,邋遢得要命。

       可见是约会回来直接睡的。

       他快速理了一下思路,没理清楚,头疼得不行。刘浩悄悄起身,准备去倒杯水喝。

       这时罗宏明迷迷糊糊地睁眼瞅他,声音软软糯糯地:“浩哥你醒了?”

      “嗯,你先睡。”

      “唔,我给你倒了杯蜂蜜水。嗯……可能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王琮和宋明呢?”

      “他们睡我那屋呢。”罗宏明揉揉眼,想起来给他重新倒杯热水,结果又被刘浩按了回去:“我看你醉酒了,干脆就一起睡,免得你醒来找不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刘浩顿了一下,他深深地看向罗宏明,微微一笑:“知道了,你就放心地睡吧,我酒已经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

*壹个银:想不到最后还是有糖吧 .jpg

评论(15)

热度(46)

  1. 于微壹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和阿银爱的结晶!(´▽`ʃ❤ƪ) 阿银写的越来越好了,每天脑洞撩完就等着阿银产出喂我太爽=u= 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