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银

今年的壹个银依旧在努力点亮自割技能

沉迷 爱客 爱 客 无法自拔

兼一同学的OK绷 夏兼龙

微博 @壹银OK绷

甜饼三枚+第7首曲子脑洞

其实前三枚都是不知多久以前和 @于微 太太聊天的飙段记录添了点字数,现在再看,有的地方脸都被蒸煮打肿还没法改。

第四枚是来自君名ED的脑洞,正好七夕当天播放列表第七首是它,就瞎编了。本来想赶个七夕乞巧,万万没想到加班宛如蒸煮发糖一样突然 _(´ཀ`」 ∠)_  心意到了就好嗯。


都是随想随写的清水小甜饼,我要挽回我纯纯甜党的形象 _(´ཀ`」 ∠)_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关于昵称

       两个字的名字似乎很少能享受到摆脱姓氏称呼的待遇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浩。”

       即便是颇有人缘的刘浩也几乎没有被人叫过单字,少有几次还是高中时女友扭扭捏捏叫的。

       都是从那些狗血言情里面学来的路数。

       但他觉得言情就不是他这种大老爷们喜欢的玩意,所以对这种单字也反应缺缺,还觉着有些耻。小女友见他完全没有小说中描写的同款反应,也就再没叫过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被罗宏明这么一喊,就像一支羽毛往他心尖上扫了一下。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了一眼罗宏明,这个刚相识的舍友冲着他的目光歪了歪头,一脸自然,颇为乖巧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会,罗宏明才反应过来般挠挠头,带着歉意:

       “哦哦,对不起,是我逾越了,刘浩,刘浩。”

       逾越二字就跟一把大锤砸得刘浩心里莫名一惊,他顿觉错失一百三十亿,赶紧否认:“没有没有,挺好的,宏,宏明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刘浩清清嗓子,偷瞅着罗宏明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喊出的有点青涩的昵称让他勉强抓住要溜走的财富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一下就笑开了:“嗯!浩!”

 

       一、一个男生怎么能喊这样的字眼喊得这么顺溜……

       刘浩默默吐槽,却又觉得很受用。任由这个还有点认生的舍友一边喊“浩”,一边念叨学习超市这个有点贵那个有点不划算。

 

       然后两人提着各种生活用品回到宿舍,罗宏明因为喊浩被舍友笑话腻歪,就很少这么喊了。改和大家一起叫浩哥。

 

二、关于一见钟情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?”

       围在一起吃零食的男生们有几个立马不怀好意嘿嘿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是入校以来第一次过节放假,大家就理所当然聚在一起交流一下感情。东扯西扯最后无外乎就扯到感情的八卦上,宿舍八人大半还是单身,自然而然就开始相互交流喜好类型。

       “一见钟情。”罗宏明吞下嘴里的薯片,认认真真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哇——

       好几人心里感慨了一下,快速交换一下眼神,不禁想合伙趁机调戏一下这个正儿八经的小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“一见钟情。”刘浩也叼着薯片口齿不清地闲闲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哇——”罗宏明扭头,眼睛弯弯地:“浩……浩哥,咱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刘浩冲罗宏明挤了一下眼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那几人赶紧歇了打趣的心思,打趣罗宏明的答案必然会引到刘浩头上。刘浩?嗯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话说就你那桃花相,居然还说什么一见钟情?呵呵。

 

       很多年以后,大学的兄弟们都各奔东西,偶尔才有相聚的机会。只有刘浩与罗宏明始终在一起,作为兄弟,作为战友,作为恋人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笑话他们这摆明就是日久生情,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两人始终记得初识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我对床?我叫刘浩。”男孩嘴角一挑,冲着刚进来的舍友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装模作样的成人式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,我叫罗宏明。”对面的人略有些胆怯地握住。

       两个男孩相视一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一见钟情。”白客对着摄像头认真回答。

 

三、关于及时行乐

       刘浩买了双新拖鞋,罗宏明很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一有机会就踩着刘浩的拖鞋啪嗒啪嗒地到处走。

       这款拖鞋有黑白两色可选,刘浩本想给他买双白色的,然而从罗宏明知道这鞋的价格起就非常嫌弃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就喜欢这字儿,别的一点都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在消费观上刘浩从来不要求罗宏明和自己一样,他也明白如果自己给罗宏明买回来,虽然他会不浪费就穿,但肯定不开心。再看罗宏明没事踩着自己的鞋走来走去,他觉得也挺好,所以拖鞋的事就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罗宏明作为公司一大门面,工作变得越来越忙,回家的时间也开始捉摸不定,即便罗宏明声音放得再轻,他还是会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心疼罗宏明的作息,而罗宏明也心疼他老被自己吵醒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罗宏明搬出去了,随便找了个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搬家那天刘浩帮他收拾东西,罗宏明的个人物品非常少,然后洗漱用具去那边的超市买更方便,索性就留在这个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准备去超市的时候,罗宏明念念叨叨写自己的购物单,“牙刷、牙膏、漱口杯、毛巾……啊,还有拖鞋。”

       刘浩揉揉他脑袋:“拖鞋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然后从某个纸箱中准确无误地摸出一只盒子,罗宏明认出那是那双价格极为不要脸的拖鞋的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打开来,果然是一双白色的“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”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浩哥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一个人住,要自己照顾自己,用点舒服的东西也好。就当搬家礼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好。”即答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都知道这家搬得有多不乐意,刘浩无奈,别无他法地搂住罗宏明的脖子疯狂揉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后来罗宏明留宿原来的家中时,发现大门口放着的还是黑色那双及时行乐。

       “哦,我挺喜欢的,就继续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抢先将脚塞了进去,吧嗒吧嗒地到处走:“我也挺喜欢的。”

 

四、なんでもないや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透过窗看向天空,今日的天气格外好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他醒来的时候有种想哭的冲动一直积压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他正式成为医生的第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“罗医生,交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嗯了一声,揉揉眼角,然后小小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,才一边打呵欠一边离开科室。

       早晨的空气非常好,罗宏明索性步行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默默回味着清晨的那个梦,他和谁坐在一起,好像是在说话,还是在看书,还是在看剧,还是在玩游戏,还是光坐着什么也没干,白白浪费着大好青春。他却觉得非常安心,非常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从虚无中起阵风,他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途经大学球场的时候,他顿了一下。球场上的大学生们正在踢球。他租的是一个大学里的老公寓,向阳,窗外就是这个球场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想起自己那放在房间中积了灰的足球,和一直放在行李箱里没拿出来的阿森纳球衣。

       医学生课业和家中的期盼让他的大学过得并不轻松,少数的爱好也在这样的繁重压力下变成奢侈的享受。然后是实习,然后是工作,没完没了的值班,没完没了的病痛哀嚎、生死离别。

       他驻足看了一会,又打了个呵欠便继续走。

       回去强迫自己洗了个澡之后,发现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变得越来越累,又变得越来越不容易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每天吃得饱饱的,干活干得好好的,钱包也是有料的,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哪里空空的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眼手机,里面只有来自母亲的问候留言,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。大学时谈的女友已经在上周分手,自然没有她以往的轰炸式留言。

       科室里有个姑娘一直在给他暗示,他不是不懂,但一想起自己和女友从相互尝试到交往磨合,再到分手的种种,他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呆着得劲。

       窗外传来年轻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把椅子挪到窗前,反转过来趴在椅背上看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角度再看球场,熟悉的上帝视角感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又想起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,还想过做足球解说员。不过家里没同意,毕竟是比较传统的家庭,父亲作为在业界颇有威望的医生,自然希望子承父业。

       私心里说,只要罗宏明争气,家里就能把他的路铺得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那什么解说员,就他这又不会说话,一说就和机关枪似的语调,哪能混出名堂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觉得长辈说的在理,而且家庭条件也的确不允许他这么“艺术”,也就歇了心思,乖乖读书备考,选了所医科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“5号将球传给了7号,7号带球越过了对方的7号……”他在心里对各位学弟的球技评头论足了一番,然后像模像样地说了几句,又觉得没意思,索性摸开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酝酿睡意的时候无脑看电视是比较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清晨,这会出现在电视上的不是重播,就是比较索然无味的填补性质的节目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拿电视声音当作白噪音,不消一会眼皮就开始打架。他隐隐觉得起风了,世界开始变得如棉花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声音突然重重地打进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“每天十分钟,知晓身边事。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刘浩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蓦然睁眼。

       眼前是熟悉的睡颜,耳边是熟悉的呼吸,身旁是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他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原来是梦,还好是梦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,他伸手抱住刘浩,狠狠把脸埋进对方的胸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迷迷糊糊地回抱住,顺带揉揉罗宏明的脑袋:“怎么醒来了,再睡会。你今天得拍夜戏,多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