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银

今年的壹个银依旧在努力点亮自割技能

沉迷 爱客 爱 客 无法自拔

兼一同学的OK绷 夏兼龙

微博 @壹银OK绷

听说你的人设是霸道总裁

热烈祝贺壹个银连续两个周末不用加班TUT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最想和万合中的谁组CP?”

爱总答:“老有人说我和白客是CP。”

我也不知道是谁说的。

反正,我就改编几段真人真事,大家品一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“我去,把我留给下嘴最狠的人说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有那么点怕刘浩。自入学起就领略到的“大哥”气场,以及熟悉之后那张又狠又毒的嘴,让人不怕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也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他觉得有时候让让罗宏明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   反正我才是老大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浩,我有点饿了。”罗宏明悄悄在他耳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距离下课还有一小时,被他戏称“中国胃王、世界饭桶”的罗宏明突然从认真做笔记的状态中出来,揉揉肚子可怜兮兮地跟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端着大哥的架子严肃批评:“小罗,早上吃了这么多还饿,你这是长身体啊?”

       一个怼人直球引得周围一群狐朋狗友偷笑,然而还没笑两声,刘浩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士力架:“快拿去顶一顶,一会哥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,谢谢浩!”罗宏明也不客气,接过就掰了一半往刘浩嘴边凑,刘浩熟练叼过,目光转过去,罗宏明一脸美滋滋地啃着剩下的零食,一边抄板书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刘浩觉得罗宏明特别无害。只消往那小马扎上一坐,他就忍不住想揉揉他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怀着一种莫名的责任心,他总把罗宏明的很多事情记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比如几点起几点睡,喜欢的球队,喜欢的球星,理想的恋人类型,最近在看什么书看什么剧,爱吃什么——什么都爱吃……唯一不好就是不吃水果,准确说是懒得吃,每次都指着刘浩削皮弄好塞手里了才勉勉强强吃上几口。

       为了罗宏明的营养均衡,刘浩可以说是费尽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谁让他是老大,对吧?

       于是他在去教室的路上买了一瓶“水果之王”猕猴桃的果汁,进门就给早早去占位的罗宏明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哇,谢谢浩哥!”男生没有带杯子的习惯,来得早的罗宏明正好缺水喝,于是打开就灌了几口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一看正赶上罗宏明口渴的时候,忍不住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地笑了。就听罗宏明漫不经心地说:“这饮料是什么味,还挺好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,纯正猕猴桃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还没说完,罗宏明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放下瓶子往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从未见过罗宏明这般仓皇模样的刘浩心也跟着发慌,嘱咐了一下周围还在面面相觑的同学,赶紧跟上。谁知罗宏明跑得飞快,等他追上时,罗宏明已经弯着腰哆哆嗦嗦地在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心底发凉,几步过去捞住罗宏明,就着他的手把钥匙准确无误地插进孔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吃药?药在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已经晕得快说不出话来,刘浩只能半抱地将他带到他的桌子前,帮他打开抽屉让他自己找。

       看他好不容易倒出对数的药来,刘浩赶紧把备好的水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折腾好一会,他才将罗宏明放在沙发上休息。看着罗宏明趴在沙发里,刘浩轻轻顺着他的背,感受到手下那人的呼吸逐渐平缓,才低声唤了一下:

       “罗宏明?”

       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话,他擦了擦手心的汗,暗暗清嗓:

       “小罗,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这时罗宏明才从臂弯里抬起一双眼,红红的:“刘浩你是想害死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怎,怎么会,你……这……到底是?”以往口如昙花的刘浩感觉自己舌头都僵硬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对猕猴桃过敏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说。

       前所未有的懊悔感排山倒海般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结结巴巴地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:“对不起……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我怎么能不知道呢?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见刘浩说个没完,有气无力地抬手阻止刘浩的忏悔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了浩哥,让我缓会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刘浩慌慌张张地闭了嘴:“嗯,好,你,你先睡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果真放心地阖眼睡去。刘浩忍不住抚抚他的头发,以往柔软蓬松的头发被汗水浸湿,他赶紧取了一张干毛巾,极尽轻柔地帮罗宏明把汗水擦了擦。然后又起身提他倒了杯温水,这才闲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这时,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也如在水里浸泡过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醒来后的罗宏明又是活蹦乱跳,在那张牙舞爪地怪刘浩居然喂他猕猴桃汁。刘浩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地,他也不反驳,笑着算是应下这个责怪。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小罗,浩哥是你保姆啊给你记这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话的。”刘浩第一个不干,瞪了那人一眼,把切好的橙子放罗宏明手里,然后补上:“大哥照顾小弟,应当的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“木有时间照顾···哎···站在卖狗的地方站了得有1个多小时··”

 

       刘浩人生获得罗宏明第一个拥抱是因为对面来了一只狗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走在路上还好好的,迎面走来一只大狗,刘浩刚想说一句“哟金毛”蹲下去逗一逗,罗宏明突然炸毛般缩到刘浩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“咋了咋了?”

       自从猕猴桃事件,刘浩对罗宏明的事情就异常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一向以狗中暖男著称的金毛突然冲着这边摇尾巴“汪”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哟我的天哪!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直接整个人就绑在刘浩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这才知道罗宏明还怕狗。于是他对着狗的主人比了个抱歉的手势,待他们走出一段距离才拍拍罗宏明的手,把这只人型挂件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看罗宏明还心有余悸往狗离去的方向瞧,刘浩一把捞过他的肩膀,朗声笑:“别怕,狗来了哥给你挡着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刘浩站在宠物店的橱窗前走不动路,这只阿拉斯加太太太太对他胃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逗了好一会,想养的念头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。最后还是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回到家看到罗宏明窝在沙发里玩手机,另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撸着猫,两只都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说:“浩哥,喜欢就养吧。我现在已经不怕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习惯性将心情写在微博上的刘浩也不奇怪罗宏明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看着他认真的脸,揉揉他的头:“算了,养狗得溜,还是养猫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何况家里这两只已经够他养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最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以前是狗,现在是高,恐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陌生的狗。”刘浩在镜头外提醒某个完全没自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这人立马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同意道:“哦对!现在是陌生的、陌生的恶犬。”

       然后冲着一旁的刘浩比了个“还是你懂我”的手势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玩着游戏,喉头突然有点痒,他捂着嘴咳了咳又继续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刘浩搬来一个机器往客厅一放,颇有镇宅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“?”罗宏明在后面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   刘浩照着使用说明书捯饬几下,回身拍拍罗宏明的脑门,“走,撸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浩哥,你弄的是啥?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东西,一会你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一天两人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格外顺溜。刘浩见罗宏明不再咳嗽,总算放下心。忍不住给认真工作的小机器拍个照放到朋友圈里:“买了个空气净化器,给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下面一溜大老爷们嘲笑刘浩娇气。

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空气净化器啊,浩哥怎么想着买这个。”罗宏明嗅嗅空气,也没觉得和以前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啥,就觉得烟味挺难闻的。”刘浩叼着烟啪啪打字回复,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虽然觉得刘浩的行为前后矛盾,但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刘浩的解释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

   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小爱成了“爱总”。

       也许是“小爱”太显年轻稚嫩,不足以体现他平时工作的霸气,导致“爱总”这个称号越传越广,除了自己上级几乎所有人都叫他爱总。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还是爱总霸气,爱总爱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别跟着他们瞎喊,白、老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相应的,白客也莫名被改了姓,成为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他果断举双手投降:“我错了,浩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爱笑了,即便白客随着“王大锤”的角色名气高涨,白客还是这般性格,丝毫没变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今年是两人相识的第十年。他们一并走过每一场风雨,见证过每一弯彩虹。两人的工作内容开始逐渐出现差别。一个从内容创意变成专职演员,一个从内容创意变成内容总监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彼此的时间表不再一致,但两人依然还凑在一起玩。小爱觉得这不是坏事,但是想围在白客身边求眼熟的人越来越多。管事管习惯的小爱,忍不住站出来替他把关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自己的下属不好好带兵线,使劲在白客面前晃悠,他就“哎哎哎”地出声拦下: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看在白客的面上才让你来玩的,玩不好就给我回去写辞职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要用正楷字写。”本来被下属献殷勤献到害羞,直往小爱身边躲的某人突然出声,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小爱同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白客叫白客也不白啊。”小爱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也就敢在白客不在的时候这么说。”鞭鞭使出嘲讽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……当然,如果别人认为对付小爱只要戳白客就对了,那他一定会被噎上一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随着公司作品的大热,一些相应的夺人眼球的策划也因此而生。比如腐向CP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小爱和本煜本来私下关系不错,于是被一些粉丝各种肖想。可巧,最近小爱与本煜前去参加某一场真人对战的综艺。

       消息一放出来小爱和本煜的微博便被这些粉丝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小爱不在意这些,他和白客在大学时期还天天开熊王宝木的玩笑,这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便随这些小姑娘闹腾。

       在比赛开始时,参加的所有艺人看到了来自自家“亲友队”的应援。毫不意外,万合这边的人有白客。

       当视频一放出时,人群都小小欢呼了一下——毕竟人人都知道王大锤。

       唯有小爱,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糟了,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白客看着随性,实际上他对在意的事情有很强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   自己微博底下小粉丝花痴自己和本煜的事情估计早被他知道,本来就不高兴他们不带他玩,这下更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天的活动刚结束,小爱赶紧摸出手机给白客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几声对面就接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爱总这么忙,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劈头盖脸就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小爱笑嘻嘻的,也不恼,好声好气道:“再忙也不能丢下敏民,今天看到应援视频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一声敏民又把两人从白客小爱的身份拉回了罗宏明刘浩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沉默了一下,嘟囔:“没啥,不管怎样场子肯定得给你撑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谢谢白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咱们之间有什么可谢的。不过浩哥,你玩儿注意点,别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伤了你照顾我呀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呸呸呸,别乱说!”

       小爱回房间的时候笑容满面,本煜看了一眼又继续和老婆发消息,懒得吐槽这对的相处方式——自己和老婆都没他们两个腻味呢。


       “小爱不是和那谁也是CP吗?”两年后,不明事理的主持人好奇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爱和谁?”本来还有些犯困的某人抬眼。

       叫兽闭上侃侃而谈的嘴,默默在心里给小爱点蜡。

       “靠!”某个在家里看直播的人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小爱!快和本煜合唱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本煜赶活动来晚了,台下的粉丝起哄要求惩罚唱歌,小爱也被莫名牵扯进来。唱歌这种事于小爱而言本就小菜一碟,所以对于这种能力之内还能炒热气氛的请求他当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他拿着话筒,刚一准备张嘴,肩膀突然一沉,某人以非常亲密的姿势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白客熟稔地靠在他身上,也没看小爱,就似笑非笑地看本煜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小爱不着痕迹地咽了下唾沫,硬生生将刚出喉咙的音关在嘴里,然后也非常自然地给本煜打拍子,仿佛他从一开始就是和白客一起看戏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作为艺人,还是要关注粉丝的想法。如果粉丝对某些工作内容非常抗拒的话,那么下次就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头号粉丝对煜爱CP表现出强烈不满,他总是要遵从一下的,对吧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

       “爱总、小爱、小爱哥哥、刘二柱、carry他爹、浩哥,这些称呼里你最喜欢哪个,最反感的是?”

       “最喜欢的是浩哥,因为最贴近自己。最不喜欢是爱总,会觉得有些距离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每次白客对着他叫爱总的时候都没啥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听到访谈听到这句,罗宏明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咋了?”刚洗完碗的刘浩擦着手走进来问。

       罗宏明转身搂住刘浩的脖子,往他嘴角亲了一下:“没啥。”


评论(14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