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银

今年的壹个银依旧在努力点亮自割技能

沉迷 爱客 爱 客 无法自拔

兼一同学的OK绷 夏兼龙

微博 @壹银OK绷

【王小明x张文生】没有什么不安是一场飙车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两场

(已经过了的)入坑一周年就用甜甜的车来庆祝!虽然也是到了周年当天才想起来的(。


匆忙复健一个短赛道飙车,许愿今年蒸煮一切顺利多抖糖,大家一起吃糖愉快、吃粮愉快、产粮愉快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背景是张文生老师回到紫荆中学教书的一年后遇到了一位自称“上官云飞”的中二(划掉)少年王小明。两人经历过这样那样的事,后来王小明通过努力顺利毕业,并通过努力成功追求到老师。现在已经是研究生,并和自家老师同居中。

今天讲的是吃味的王小明如何替老师扼杀掉DK桃花(并借由飙车)的故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享用完一顿丰盛晚餐,张文生便打开电脑备课。王小明擦擦手,看着张文生的背影,想到当年他批改自己作业时的样子,自己故意写错一堆他却认认真真地一点一点为他讲解,心里便一暖。

       走过去环住老师的腰,留了胡子的下巴在他肩颈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   张文生不轻不重地拍一下他脑袋:“抱就抱,别闹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王小明应了一声就真的乖乖抱着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本来在有序敲打键盘的张文生突然笑出声,王小明便探过头去看,原来是个学生发了篇作文来请教他,题目怪异、视角刁钻、用词用句幽默中还带点嘲讽,这不是……这不就是自己当年交作文勾搭文生的那种调调吗。

       再一看对方的姓名备注——“上官瑾”,鼻子就忍不住哼出声气来。

       张文生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笑:“又怎么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文生可没忘了当年狂傲中二少年“上官云飞”,所以当他见到两人见面就莫名不对付的情景时,联想到一个词:同类相斥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云飞~”

       张文生笑。

       王小明手一紧,略带压迫地凑上去:“老师你刚喊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见他又开始冒出一点闹腾的意思,张文生往他唇上印了一下,才半哄半劝道:“先去写你的论文,好不好?弄好了咱们今晚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得了糖的王小明倒也会卖乖,一边想今晚才不让你早睡,一边起身准备去开自己的电脑,这时张文生的电话响了起来:“怎么了,上官?”

       某个人立马顿下脚步,正想蹭回去,张文生就像背后长眼似的,突然回过头来紧盯着他一步一步挪去书桌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,没事,你说,老师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哼,满脑子都是他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王小明心里哼哼,摸出文献有一搭没一搭地翻文着,耳朵却竖着听另一边的动静。张文生温声好语地给学生分析完文章的优缺点,已经是20分钟后,然后那边停了几分钟,便听到张文生轻轻走过来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王小明立马端坐,假装自己在很认真地在做学术。肩上一沉,张文生已经趴在他肩上,轻声轻语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想到张文生对学生的态度,与当年对自己的态度毫无二异,一腔抱怨便说不出口,只能嘟囔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上官,但他是我的学生,不管怎样我都还是得管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等他去高考了,就不准再和他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是怎么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张文生笑了:“怎么,你还吃一个小毛孩儿的醋?我全班40几人,一年要教差不多100个学生,你这一个一个地吃,吃得过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不一样,他在博你的关注,他居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张文生彻底没绷住,他真没想到王小明会这么想,略带嘲笑地拍拍他的脸:“王小明同学,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,狼爪子敢往老师身上伸?”

       王小明扶额,也就是张文生这种迟钝性格,所以当年他打了这么多擦边球都没被发现。自从他见到那个上官瑾的第一眼,就闻到一股同类的气息,一样的套路,张文生怎么还是没有反应呢。

       越想越气闷,手就开始不老实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哎,小明同学,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文生一把抓住王小明往自己臀部游走的手,却见男生的嘟囔:

       “狼爪子正在往老师身上伸。”


怎么伸→https://weibo.com/5872208230/Gh7ZhA5MY?ref=home&rid=0_0_8_2606587193496163760_0_0&type=comment#_rnd1526574434095

评论(12)

热度(29)